橫琴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實施方案》

11月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實施方案》。


會議指出,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是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的重要制度安排。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方向,完善退市標準,簡化退市程序,拓寬多元退出渠道,嚴格退市監管,完善常態化退出機制。要加快健全證券執法司法體制機制,加大對重大違法案件的查處懲治力度,夯實資本市場法治和誠信基礎,加強跨境監管執法協作,推動構建良好市場秩序。


分析人士指出,這意味著有關部門將在更高層次上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加速完善退市機制。


這是中央三天內第二次提到退市機制。10月3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專題會議也指出,增強資本市場樞紐功能,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接近監管人士處獲悉,證監會和交易所正抓緊根據深改委和金融委的部署,吸收借鑒科創板、創業板注冊制退市改革經驗,抓緊完善退市規則修改,配套制度將加速落地。


同日,中央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關于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若干意見》(下稱《若干意見》)。中央層面審議通過關于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專門文件,在我國資本市場歷史上是第一次。《若干意見》將有助于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構建公平有序、誠信自律的資本市場良好生態。


強制清除“害群之馬”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接近監管人士處獲悉,證監會和交易所正抓緊根據中央深改委和國務院的部署,吸收借鑒科創板、創業板注冊制退市改革經驗,總結退市監管中存在的問題,抓緊完善退市規則修改,配套制度將加速落地。


“資源配置效率提升背景下,要促進資源向優質標的集中,必然要求形成有效的市場約束機制,通過各種途徑自發淘汰那些市場不認同的公司。同時,必須將‘害群之馬’強制清出市場。”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對標成熟市場,建立健全良好的發展生態,必須暢通“出口”。


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院長田利輝表示,A股市場“退市難”主要表現退市比例偏低、主動退市趨零和退市時延過久。較之成熟市場,我國上市公司很少退市,退市往往是因違法或長期虧損等原因,在監管要求下的被動退市。而且,部分企業存在反復“戴帽”“摘帽” 現象,或者通過多種手段規避退市要求,往往退市時間漫長,退市效率低下。


“因此,要通過完善并購重組和破產重整等制度,優化流程、提高效率,暢通主動退市、并購重組、破產重整等上市公司多元化退出渠道。有關地區和部門要綜合施策,支持上市公司通過并購重組、破產重整等方式出清風險等,優化退出生態。證監會和交易所則守住底線,強制清除那些重大違法違規等公司。”田利輝進一步表示。


數據顯示,2019年共18家公司通過多種渠道實現退出。其中,9家公司被強制退市,1家公司股東大會決議主動退市,8家公司重組退市。2020年以來,已有29家公司通過多種渠道退市。其中,16家公司被強制退市,13 家公司重組退市,退市數量創歷史新高。


從近兩年情況看,市場化、常態化退市正加速形成,多元化退出渠道日益暢通,“優勝劣汰、有進有出”特征初顯。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接近監管人士處獲悉,下一步監管部門將總結、吸收科創板、創業板退市改革試點經驗,推進全市場整體退市改革。在充分發揮市場作用、強化法制保障、堅持底線思維的基礎上,充分調動各方資源,發揮并購重組、破產重整等多種工具作用,拓寬多元化退出渠道,并進一步完善退市標準、簡化程序、加強監管,嚴厲打擊惡意規避退市行為,提高市場化退市比例,出清“空殼公司”,并堅決清除重大造假公司等“害群之馬”,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打造“升級版”證券執法司法體系


接受中國證券報采訪的專家指出,《若干意見》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以體制機制改革為主線,全面推動提升資本市場治理能力和水平,著力打造“升級版”的證券執法司法體系,圍繞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作出了系統性、有針對性的部署安排,為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推進金融雙向開放提供了堅強保障,將有助于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構建公平有序、誠信自律的資本市場良好生態。


“隨著市場參與主體更加多元復雜,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應用,證券違法活動手法不斷翻新,集團化、組織化趨勢明顯,案件查處難度不斷加大。注冊制改革、資本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等,也對提升監管執法能力、保障金融秩序和金融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湯欣表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當前,加強證券執法司法、打擊證券違法犯罪活動還面臨一些體制機制性問題,需要從更高層面來提升對“零容忍”的重視程度和落地執行。一方面,證券犯罪刑事追責有待加強,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相對滯后,加之量刑低,緩刑多,對違法犯罪行為的震懾作用有限,立法周期難以適應資本市場形勢快速變化和有效打擊違法活動的需要。另一方面,司法機關針對證券案件的專門化機制安排有待完善,專業執法力量配置仍顯不足。


劉俊海強調,這些問題嚴重影響和制約了證券執法司法效能的發揮。中央層面出臺專門文件予以統籌解決,無疑將極大地提高政策執行力,提升監管威懾力,強化監管合力。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接近監管部門人士處獲悉,下一步,相關執法司法機關將嚴格落實《若干意見》要求,持續推進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對各類證券違法犯罪活動保持“零容忍”的高壓態勢,切實提高違法成本,凈化市場生態,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推進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
leyu下载